February 26th, 2006春节及其他

我的春节.

由于上英语课时要写篇关于春节的作文,想了许久. 还是先用中文写下吧.
其实在家过会春节,回来,就想过写些关于在家过年的东西,只是却写不下,不知如何下笔,只是心里也是有些不愿罢.
& nbsp; 本以为回到家里,会过的快乐些,只是回到家中才发现,我要面对的生活.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

眼睛有些不爽,回去还是滴些眼药水吧.

我痛恨赌博及蛀虫.

但还是不要咒那些赌博的人不得好死了,毕竟,人家那样活着自有他的缘由.

能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真的不错,一个长者,一个朋友. 只是我不曾有.
其实有了,又能怎样? 我不善诉说,就是有人愿意听,也许我也只是作憨笑状,一语不发吧.

苦闷,无处发泄,其实如果醉酒,然后自己找个地哭上一场,然后事后还可以安慰一下自己:只是酒醉,不算懦弱. 其实呢,我本就是一个怯弱的人:-)

郁闷的时候大叫几声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哈! 试验了几次,在外面,对着树木大叫,轻松不少,
只是在某处,应该有人看着我的身影,指指,然后对身边的同伴说:”看,一个SB”
一如以前的我,也这样的说别人.

有时,也想说句”我c你大爷的!”,只是想想,太过不雅,于是作罢.

生活中,我们或多或少的骗人或是被骗,每个人都是冤大头,争什么?

仔细想想,我这真是吃饱了撑的,无病呻吟,鄙视自己.

写完,舒服不少. 只是本来打算写春节的,却写了如此多无用的东西.猪啊.

晚上,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醒来,会是新的一天,我应该也是新的罢?

February 24th, 2006烧饼,钱,民工

    这几天一直缺钱,连早饭的两个烧饼钱今天都没找到. 昨天的那顿早餐还是俺从桌子与墙之间的夹缝里找到的,今天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昨晚睡觉前翻了半天才找到四个一毛的硬币外加一张一毛的,还好正好够一张饼的啊.
    于是晚上还是很满足的睡了.起床, 然后骑车出门,到烧饼铺前.
    “一张咸饼” (饼有两种,分甜咸).
    掌柜的:”我知道,你是要一张甜一张咸的是吧.” (俺原来天天都是这样买的…). 只好不好意思道”只要一张. 咸的….”, “咦? 怎么只买一张了?”, 俺是实在不好意思啊,脸又红了,只好实话说”今天没钱了…”. “那没关系,拿两张吧,记着,今天你欠我一张,下次再还不就得了!”, 掌柜的还是真是豪爽(虽然只有五毛钱..), 不好推迟,只好拿下,心中那个感动劲啊. 然后路上就琢磨着,这就是老主顾和新客户的区别了. hiahia!~~, 而且掌柜的此招在营销上还是有一定效果的:我以后一定会尽量多去他那买饼吃!
    对了,忘了说一下最近资金短缺的缘由了.
    就是上周五QQ告诉我有若干钱要给我,我还以为会很快给我呢,于是上周五晚上就把我仅剩的50元给消费掉了.小小的奢侈了一把,结果我是盼星星盼月亮啊.盼到今天钱还是没到.疯了!
    刚才还在盘算明天的早饭怎么解决,想来想去,实在没有好的办法,只好准备挨饿了.不过一查帐户,嘿嘿. 发工资了. 心中这个高兴哪. 人生呐,总是会在额快没绝望的时候给额一个惊喜哪.哈哈.
    天天晚上去自习,心态超级平静,很奇怪自己的状态,难道我已经学会了某种神功可以封存思想… 不过无聊之余读读书是真的不错的.
    忙中期检查,打印资料,去同济看书,然后构思论文以及我的毕设….
    看新闻,一篇”乡村越来越陌生 江西农民工阿庆的2006年春节”. “中一句”回来了又巴不得早点出去”, 似乎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家乡真的变了,陌生. 还有可恶的赌博, nnd, 以后抓到赌博的每人二十大板!!!!!!!!
    最近发现原来造假也可以做的很牛X的.以后咱也考虑考虑?

February 23rd, 2006穷则兼济天下

  看到这样一句话, 不过我没有这等气魄.
  只是一切等到达时再做未免晚了.

February 21st, 2006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莫过于在没钱买早餐的时候,在笔袋里发现了一个五毛的硬币,然后还正好有5个一毛的硬币,正好可以买两张烧饼吃.

February 21st, 2006无题1.

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定要想法忘记.
尽量不想不开心的事, 想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就好了. 尝试深呼吸, 读书.嗯.
可以影响心情,但工作还是要继续.
然后再找件事情发泄. 这件事情就是———灌水!

February 20th, 2006周记.

  清早,七点多钟,醒来,把手机打开,接着睡,结果过了20分钟左右,同学的母亲居然打电话过来,我ft啊,同学电话坏了,不开机,又不在家,只好打着精神作出清醒的样子应付着… 刚想起来,我的铃声好像不对,不知道啥时候改过去了,再改回来吧.
  外面居然下起雪来了,只是温度有些高,地面上是没有什么积雪了,只有树上还多多少少的挂着些雪块,洗漱,然后出门,我的伞不知道让我放到哪儿,似乎是丢了,也就懒得再买,索性出门,不打伞,反正是下雪,又不大,淋不太湿.到了公交车站,才发现雪虽然不大,但淋的久了也会湿的,而123路似乎要少了很多,等了四五分钟,平时很快就会来的.
  钱包烂的不成样子,准备换掉,跟了我三年多,有些舍不得,还是不准备丢掉,先收藏着.暂时还没钱买新的,准备等我那意外所得来了之后再买,呵.
  看”C++0x展望[语言核心进化]“一文,自己的路还很长呐.  胃口很不好,买来江中健胃消食片吃,果然好了很多,然后我就在吃饭的时候向同事大夸此药,结果被BS为此药的托.
  不知道自己还感冒不感冒,吃药似乎有用,不过头似乎有时还不太舒服,不管了,什么时候头疼什么时候再吃感冒药吧.
  从家里回来,心态果然调整的不错,生活虽然还是无聊,但也总可以找些无聊的事情来做,像晚饭后可以看看电视剧,十点钟的武林外传还是不错滴.周末的清早总是那么难熬,精神上醒来,但身体还是很累,所以总是会在床上百无聊赖的呆上一会,时不时以某歌的调儿喊着不知是哪国方言的词儿,反正就自己在家,邻居听见也不知道俺是何人,怕啥!
  还是有些事情,不过还是让它们留在我这龌龊的内心中吧.


© 2007 pangwa's Blog | iKon Wordpress Theme by Windows Vista Administr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