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8th, 2006后天的婚礼

   峰哥明天就要结婚了, 前天打电话的时候妈妈告诉我的, 妈妈在很久以前就告诉过我一次, 当时想4月底, 还要很久, 也就没当回事, 于是就在脑中慢慢淡忘了. 于是睡觉前往峰哥的家里打个电话, 他不在, 于是向他的父亲道喜, 然后告诉他我不能回去了. 时间很短, 一分钟不到就结束了通话.
 
   峰哥长我一岁, 他的奶奶和我的奶奶是姐妹, 于是我们便有了这们一门亲戚, 不算很近, 只是我们两家住的很近, 又因为我上学早了一年, 所以我和他也便在同一个班级里读完了小学.关于峰哥的故事似乎不是太多, 但却也有几件一直放到脑中无法忘却:)
 
   从幼儿园说起, 幼儿园里的记忆最深的事情莫过于期末放假前老师发给优秀学生的糖果了, 不过可惜没有俺的那份, 而峰哥拿到了几块糖块, 当时糖果应该是对我们那个年龄小孩有很大的诱惑力吧, 于是放学后, 我追着他要糖吃, 笑着, 跑着, 然后他分我几块糖块, 放进口中, 含着, 再笑着, 于是我的幼儿园便在这糖块的回忆中结束了.
 
   上二年级时候, 我和一个女生一桌, 一个比较泼辣的女生哪, 想当年我可是被她欺负的够呛,脸上都被她用手抓出些血来, 但我打不过她, 只有被欺负的份了, 峰哥倒是挺向着我的, 看着我受欺负也不爽, 于是在某个放学的午后, 我们两个人商量着如何如何去报复这个家伙, 不过后来具体怎么了我倒记不太清楚了, 似乎就是我们两个小家伙在半路上截住那个泼妇, 然后和她打了一架, 两个打一个, 我们当然是很胜算了, 哈哈!~
 
   小学的事情还有就是一起去村子西边的大河里洗澡, 学习潜水, 可惜我一直没学会, 每次就会啃出一嘴泥来. 然后有段时间一起去武馆去习武. 钓鱼, 一起偷别人家种的桑叶去养蚕. 哎, 坏事似乎也干了不少.
 
   初中, 我有些迷上武侠, 他也看了不少书, 他家里有不少武侠之类的书, 于是向他借书, 可惜那时候我的胆太小, 把借书这么个简单的活动搞的极为复杂, 为了安全, 都是他把书放到某石头下面, 等他走远了我再过去拿, 搞得给特工似的… 不过这招还不错, 鲜有被妈妈发现, 两次除外: 一次是同学举报, 一次是妈妈给我晒床的时候发现了我塞在裖子下面的书….
 
   再有就是初一时, 送我一个钥匙链, 很简单很简单的一个链子, 但这个值得记一辈子, 所谓礼轻情义重莫过于此, 只是意义也只是对我而言了吧.
 
   后来峰哥便就迷上了电子游戏, 不过由于之前他承包庇我看武侠, 于是我也对他玩游戏的事情不举报, 后来他的妈妈还因此事说过我. 可她是不知道我们已经在看武侠的时候达成了某种默契.
 
   再后来, 他初中辍学, 而我则继续着读书, 联系便也少了. 我很少回家, 就是回家的时候他大多也在外面打工未归, 很少见面. 只是到再见面时, 却也发现, 我们之间的话题却也少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二叔家的弟弟一个劲的和他开玩笑, 说他媳妇长的漂亮之类的:) 只是我还没有见过这明天的嫂子.
 
  也就写到这里吧, 祝他新婚愉快, 其他的倒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April 24th, 2006搬完家了

   换地方了.
  
   感慨, 时光真快, 近十个月, 转眼就过. 想说些什么, 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何必那么在意的去总结些什么呢, 人生来就是勿勿走过. 记忆的不会太长久, 就这样吧.
 
   可惜我买的那个压缩袋了, 刚到家门口就让我同学的同学给我拎坏了, 本来我是先把两个袋子搬到屋子里去的, 让他帮我看着东西, 结果他却帮我移动了一下东西. 于是那个袋子的使用寿命就从n年立减为三个小时, 惨哪! 那个心疼呐.
   地方还行, 就是有些偏僻, 据说五一时就我自己住, 在担心我咋在家里住, 现在看到那么多有关抢劫的报道, 万一抢到我头上, 像我这种手尚有缚鸡之力的比小书生强一点的民工 估计也反抗不了几下, 哎. 怎么过这几天呢? 难道要长驻公司?
 
   晚上换个床住, 由双人床变了单人床, 很是不适应, 过了段时间才睡着. 清早起的很早, 只是忘了拿门卡, 一天都不方便.
 
  今天发现<一针见血>的结局这么恶劣, 变态的编剧. 晚上的大结局不看了.
 
  不知道哪的话大意是”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光线通过你眼睛的睛状体折射后刺激视网膜, 然后发生的一系列化学反应..” 后面是什么倒想不起来了.

April 22nd, 2006这几天.

  昨天下午无聊, 就想起要查查水木上的两位字符的id还有没有能注册的, 于是兴冲冲的写了个程序来查询. 今天把结果试了试, 发现似乎已经不能注册两位的id了, 虽然结果里有些id是不存在的, 系统也提示说无法注册, 奇怪 + 郁闷, 白浪费时间了.
 
  这几天小表弟居然常给我发短信, 原来是他们刚期中考试完, 放了两天假, 而他的脚上次被烫伤了, 还不能怎么动, 只好闷在家里, 写写作业, 无聊的时候居然要来骚扰我. 于是陪他聊天, 聊着聊着我就想着唆使他去放风筝, 我说”现在这风和日丽的, 不出去放风筝可惜了啊”, 结果被告知脚伤还没好, 暂时无法行动… 小表弟可是个好孩子哪, 比我还要乖, 我得教教他怎么玩. 呵呵.
 
  忙着要申请户口, 不过基本没啥指望了, 像我这种小本科, 没过六级, 外地生源, 没有过啥牛X的成绩, 成绩又不好, 没有加分的项, 哎!~~~ 所以啊, 现在是明白了, 所以就是要参与申请, 但要消极对待, 重在参与的嘛.
 
  忽然想起李白, 他的诗总有种豪迈的气派, 读他的诗的时候总有种张开嗓子喊两声的冲动, 只是还是让这声音留在心中吧.
 
  每天总在梦里想些无关的问题, 似乎也很累.
 
  明天就要搬家了, 换地方, 然后同学也要离去. 是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姑姑每次发短信来总会打个电话过来, 看看是否开机, 让我很是郁闷.

April 17th, 2006被一个梦搅了心情

  半夜两点多, 梦中伤心的醒来, 只是还留在那种悲伤中, 好久才反应过来, 原来那是场梦而已. 幸好梦中没有哭, 不然醒来一定也会接着哭, 原来梦中的心是那么柔软. 脑袋很不清醒, 发条短信, 然后接着去睡.
 
  早上起来, 还很不痛快, 居然收到姑姑的短信, 姑姑这人, 每次发短信前总会拨你的电话确认你开机, 每次都很晕! 洗脸, 聊几句上公交, 今天堵车. 迟到了一些.
 
   到公司, 早餐. 
   然后写代码, 算法的思路已经有了, 周末的时候一点没动, 不然上班的时候干什么:) 今天的进度很快, 到中午的时候算法基本上调通了, 效果比原来要好. 高兴中准备提交, 不过发现管我的人不在, 只好作罢, 等他明天来了再说, 好像原来的程序中还有一些小问题, 明天再改吧, 我还不知道在哪呢.
 
   然后检查一下代码, 发现以前写了很多不必要的for循环, 改之.
  
   无聊之余, 再计算了一下代码, 好像从去年到现在的4个月里代码量还不到万行, 哎.

April 16th, 2006分类讨论很重要

虽然不是处处通用, 不过也算是个法门, 发现自己居然想明白了原来一直想不懂的一个问题:)
 
今天阳光不错
 
所有事情都会受到外力的干扰, 不公平也是永远存在的, 呵呵, 自己也不一定能做一个万事公平的上帝, 就是这样, 无能为力.
 

April 15th, 2006人生何处不相逢

  有感于前台姐姐的离开.
  不写这个了.
  昨天一天的成就就是算法有了突破性进展, 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 嘿嘿. 和同事讨论了一个下午, 想了个比较麻烦的方法, 实在是懒得去实现, 于是自己再使劲想啊想啊, 还真想出来一些内容, 于是给他说去, 再思考, 过一会经确认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了, 晚上回到家自己再在脑子里推导一下, 嗯, 还不错, 问题不是太大.
  今天早上5点多就醒来, 接着想算法, 搞定一些细节上的问题, 记在纸上, 呵呵, 好啦, 今天就不能再想了, 要休息一下脑袋了. 等周一上班了再干活吧.
 
  从网上找到了一个”煮粥6诀”, 学习了一下, 今天早早的就起了来, 准备熬粥, 周三的时候自己也熬了一次, 不过效果不好, 今天呢, 有些准备, 不过熬的速度还是有点慢, 将近40分钟,不知道是不是火候没有掌握好, 红豆好像很难熟啊, 最后就它没有烂了, 只好再加长时间, 哎.. 今天和上次一样, 水都有点多, 不过还好, 自己差不多喝完了, 剩下一点等晚上回去喝的. 呵:)
 
  从前天开始跑步, 看看能坚持几天. 自己太没恒心了.
  嘴唇干的总是出血, 据同学说是缼少Vc, 只能大量补充了. 应该是前几天没吃饭的缘故.
 
  精力不足, 有点困, 但还睡不着, 每天醒的很早, 咋回事?
 
  小姨留信息, 说由于教育表弟的原因有些自责, 自己安慰了她一些, 如下:
 
  其实对于表弟, 你对他有很高的期望这也很正常的, 所谓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这都是好的啊, 也许你的方法有些问题,但也不须太过自责的:) 

 其实对孩子成长啊我也说不清楚, 但是家长应该是起到一个引导作用, 不用太过强求, 孩子的玩心大都是正常的, 所谓童年应当是在玩乐中度过, 所以让他适当的玩玩也好啊, 呵呵, 读笑话书也好啊, 我上小学的时候, 就自己买过两本童话书, 还让我翻来覆去的翻了好多遍呢:) 
  对于他的管教, 有时候该放任自由的时候就放开他, 不要想的太多, 引导也主要是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就可以了, 他的本性就不坏, 犯不了什么大错, 你也不要太管他, 小孩子成天学习也不是办法, 我小时候家里对我也没有管太多啊, 还养蚕, 钓鱼什么的呢, 
  佛家讲的缘, 人这一生, 全凭一个机缘, 强求不来, 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 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要过于执著, 孩子该有什么, 最后都是要靠他自己, 家长只要不往坏里教他, 把他往正路上引导那就够了,
 
  不过发现自己说的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不是教育专家. 只是自己有些迷信, 呵呵
 
  我的毕设啊, 看来是遥遥无期了, 生了病, 都不敢太累了, 哭啊.
 
  被人评价为”斯文”, 嘿嘿

© 2007 pangwa's Blog | iKon Wordpress Theme by Windows Vista Administr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