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无聊, 就想起要查查水木上的两位字符的id还有没有能注册的, 于是兴冲冲的写了个程序来查询. 今天把结果试了试, 发现似乎已经不能注册两位的id了, 虽然结果里有些id是不存在的, 系统也提示说无法注册, 奇怪 + 郁闷, 白浪费时间了.
 
  这几天小表弟居然常给我发短信, 原来是他们刚期中考试完, 放了两天假, 而他的脚上次被烫伤了, 还不能怎么动, 只好闷在家里, 写写作业, 无聊的时候居然要来骚扰我. 于是陪他聊天, 聊着聊着我就想着唆使他去放风筝, 我说”现在这风和日丽的, 不出去放风筝可惜了啊”, 结果被告知脚伤还没好, 暂时无法行动… 小表弟可是个好孩子哪, 比我还要乖, 我得教教他怎么玩. 呵呵.
 
  忙着要申请户口, 不过基本没啥指望了, 像我这种小本科, 没过六级, 外地生源, 没有过啥牛X的成绩, 成绩又不好, 没有加分的项, 哎!~~~ 所以啊, 现在是明白了, 所以就是要参与申请, 但要消极对待, 重在参与的嘛.
 
  忽然想起李白, 他的诗总有种豪迈的气派, 读他的诗的时候总有种张开嗓子喊两声的冲动, 只是还是让这声音留在心中吧.
 
  每天总在梦里想些无关的问题, 似乎也很累.
 
  明天就要搬家了, 换地方, 然后同学也要离去. 是要说再见的时候了.
 
  姑姑每次发短信来总会打个电话过来, 看看是否开机, 让我很是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