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地方了.
  
   感慨, 时光真快, 近十个月, 转眼就过. 想说些什么, 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何必那么在意的去总结些什么呢, 人生来就是勿勿走过. 记忆的不会太长久, 就这样吧.
 
   可惜我买的那个压缩袋了, 刚到家门口就让我同学的同学给我拎坏了, 本来我是先把两个袋子搬到屋子里去的, 让他帮我看着东西, 结果他却帮我移动了一下东西. 于是那个袋子的使用寿命就从n年立减为三个小时, 惨哪! 那个心疼呐.
   地方还行, 就是有些偏僻, 据说五一时就我自己住, 在担心我咋在家里住, 现在看到那么多有关抢劫的报道, 万一抢到我头上, 像我这种手尚有缚鸡之力的比小书生强一点的民工 估计也反抗不了几下, 哎. 怎么过这几天呢? 难道要长驻公司?
 
   晚上换个床住, 由双人床变了单人床, 很是不适应, 过了段时间才睡着. 清早起的很早, 只是忘了拿门卡, 一天都不方便.
 
  今天发现<一针见血>的结局这么恶劣, 变态的编剧. 晚上的大结局不看了.
 
  不知道哪的话大意是”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光线通过你眼睛的睛状体折射后刺激视网膜, 然后发生的一系列化学反应..” 后面是什么倒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