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1st, 2007就这点事

看别人(比我小)的blog, 依稀看得到当年自己的影子, 一件事情, 设身处地的想成当年的自己, 估计自己的行为也会是差不多吧, 有点愤青或者是幼稚, — 花相似, 人不同.

所以说, 当心态改变的时候, 做的事情也就不同了, 有些事情在原来根本不会去做, 甚至bs做这样事情的人, 可在最近自己却做了件原来根本不会做, 而又引以为乐~~~

最近是没什么要写的, 上来灌篇水, 上周去了趟易初莲花, 搞了点花生吃, 其他没啥, 生活本就没多大点趣味啊… 原打算一周写一篇, (以备将来给我家娃讲他爹当年奋斗的故事时有点依据–你看, 这篇是当年你爹干啥干啥时写的, 想当年, 那可真是…), 不过由于生活材料不足, 放弃.

前两天滑冰, 遇到一哥们, 搭讪了下, 然后那家伙看我在练倒滑, 于是建议我练外八字, 说那个比倒滑简单, 而且说:”你在练倒滑啊, 倒滑好像挺难的啊! 你练侧滑吧(即外八字)”. 于是改练外八字, 很显然, 他也是新手, 外八字这明显比倒滑难很多的动作怎么被他说成简单的了呢? 坚持练习了三天, 摔了无数次, 浑身疼啊, 脖子都疼! 还是没会:(  但俺还是打算继续练, 等练会了, 就可以出去找个地方得瑟一下~~~~

最近听歌的时间不多, 也不知道为啥不想听了

不得不说, 这个blog写的还是很保守, 说的话一般都是比较保守的言语, 没办法, 我还是比较愿意伪装成一个善良的公民…

August 22nd, 2007没啥说的

  因为过的很空虚, 所以没啥要说的…

  只是上周溜冰时摔了一跤, 负伤. 溜冰活动因此也暂停了几天.

  某日早晨, 看到路边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妇人在和别人讲话, 脑子中忽然飘过一个奇怪的想法 — 那只是一个可怜的生灵, 在舞台上表演. 也许我们人人都是这样, 某处总有一双双眼睛看着我们可怜的表演着一幕幕悲喜剧?

  另外, 七夕晚上和室友去了趟淮海路, 寻思会看到美女一群, 结果淮海路异常冷清, 基本都没看到, 结果没逛完就没了继续走的激情…. 很是郁闷.

 

August 10th, 2007昨天滑冰

  在马路上经过一条小宠物狗的时候, 恰好我的脚在它旁边很近的划了一下, 发出一声声响, 这厮明显受到惊吓, 汪汪的大叫了几声, 俨然没了它平时那乖巧的样子, 这一叫把我也吓坏了(很怕它发疯的咬我一口啊…) 于是紧急的抬起那个离它很近的脚, 并且在马路上蹦了几下(重心不稳)… 同时我也受到此狗的惊吓, 吼了一句:”我艹!”, 再没有我这平时装作文明的样子.

  在逃离了此狗的攻击范围时, 我便开始回味了一下刚才的狗的叫声, 估计它说的也是狗语中的:”我靠.”之类的话, 显然啊, 心想这狗真tmd的搞笑啊!…. 于是便在这个荒唐想法中笑着(咯咯的笑)划完了剩下的路程~~~~

August 8th, 2007状态不好

  确实不好, 做事情明显没了前段时间的疯狂劲头了, 现在每天都很萎靡, 且状态持续了近两周之久, orz

  最近休息有些不太规律, 直接的后果便是白天的精力不足, 头有点疼, 这个不甚爽.

  工作中出了些小错, 然后最近研究了一下星座, 关注了一下运程, 还不错. 近期由于有诸多杂事缠身, 轮滑工作有些耽搁, 不过这两天又恢复了练习, 上马路, 今天还在马路上练了下速度, 感觉不错, 有些进步了至少:)

  其他状态很不明朗, 懒得写, 累.


© 2007 pangwa's Blog | iKon Wordpress Theme by Windows Vista Administr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