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8th, 2008Devil in my heart

某天某时心里忽然莫名的出现一个很邪恶的念头, 它出现的时候似乎自己的人都变了一样, 还好, 很快把它给压制下去了, 现在想来如果真的任由这种心魔疯长, 后果真的不可想象, 说不定自己真要永堕深渊了, 有少许后怕, orz一下自己先.

忽然又想起”境由心生”这词来, 正如在某个时候特别的想找某一首歌听一样, 似乎那首歌在那时最可以和你的心发生共鸣, 或许它的旋律正是当时你心中进行的旋律吧. 想到这是因为前几天忽然想起《黄金时代》中的这段话来, 这段话似乎突然让自己感动, 或许这也是由心所生的吧;-)

回来的路上扛着她爬披。那时旱季刚到,天上白云纵横,阳光灿烂。可是山里还时有小雨。红土的大板块就分外的滑。我走上那块烂泥板,就像初次上冰场。那时我右手扣住她的大腿,左手提着猎枪,背上还有一个背篓,走在那滑溜溜的斜面上,十分吃力。忽然间我向左边滑动,马上要滑进山沟,幸亏手里有条枪,拿枪拄在地上。那时我全身绷紧,拼了老命,总算支持住了。可这个笨蛋还来添乱,在我背上扑腾起来,让我放她下去。那一回差一点死了。

等我刚能喘过气来,就把枪带交到右手,抡起左手在她屁股上狠狠打了两巴掌,隔了薄薄一层布,倒显得格外光滑。她的屁股很圆。鸡巴,感觉非常之好的啦!她挨了那两下登时老实了。非常的乖,一声也不吭。

今天听某人感慨在游戏中无钱寸步难行, 并说其在游戏中被骗, 损失游戏中金钱若干, 窃笑之:D

June 18th, 2008Smile

下午忽然想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于是便禁不住的笑了, 连去厕所的路上都忍不住, 一路上咧开嘴, 傻笑.

回到座位上, 仍然是忍不住, 看着屏幕嘿嘿笑, 这便让我想到了很久一前的看到的这幅画, 形容的很确切, 是不是我笑的时候有无数的猥琐男和猥琐女们也和我一样, 在看着电脑笑呢? 忍不住又笑了起来:D

smile

June 9th, 2008The Last Happiness

  特丽莎轻声低问:汤姆士,你在想什么?
  汤姆士笑着说:我在想我现在多么地快乐。。。。
  卡车缓缓地行,前方的路越来越亮,像是通往天堂

《布拉格之恋》的结尾前的对白(摘自豆瓣), 轻柔的音乐伴着轻轻的卡车声响, 如果不知道结局我们会以为幸福就在他们身旁, 可我们在之前就已被告之车中人就要在前面出了一场车祸, 没有幸存者, 全部死亡.

类似的情节也在《金枝玉孽》里出现,最后的时候安莤倚在孔武的身上说我累了,想睡一下. 毫不知情的孔武回着好, 你睡吧, 前面就到出口了, 出了那我们就安全了. 他微笑着望着前方, 明亮的眼睛里闪着的全是希望, 安莤轻轻微笑着闭上眼睛, 剧情到这里结束. 只是作为观众我们又知道安莤即将死于箭伤, 等待孔武的将是那残酷而绝望的现实.

这两个结局给我同样的冲击, 不得不说导演搞出这样的情节也太狠心了. 伸手可及的幸福被突来的不幸取代, 我们该是悲哀还是为最后在快乐中逝去的人们感到欣慰, 或许他们已经触摸到这幸福了吧.

June 9th, 2008动力轮滑装备

昨天下午在科技馆见到一崭新的动力轮滑装备, 很好, 拍了两张图上来, 昨天关于它的jiwai是这样的:

X,看一哥们站在一二轮电动车上,整一个电动轮滑啊,太牛x了,居然还带喇叭的

现在我们看看这个帅帅的装备吧:D

auto_roller auto_roller2

不要小看这个东西, 其实要想用它滑好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昨天下午我就看那个小朋友玩了一下午, 还总摔跤, 都不能顺滑的滑多远:D, 另外后来发现这个轮子的喇叭原来是安装在帽子上的, 要是鸣笛的话需要用手按帽子上的某个部位.

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看到一个子挺大的哥们趴着蹲坐在一个和这个”轮子”差不多高的车子上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时, 惊为天人, 感觉就是一现代版的骑着扫把的巫婆, 二极了, 用那个流行的句式来讲就是:很二, 很拉风.

想到这, 自己看人家玩的东西挺二, 联想到苏东坡与法印和尚的那个典故讲物相心生来着, 就应该是自己的心很二所以看别人自然也很二了, 哈!


© 2007 pangwa's Blog | iKon Wordpress Theme by Windows Vista Administr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