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5th, 2009Company

陪伴.

某天见到两个女生偎依着倦在沙发上, 把头紧紧地靠在一起, 悄悄的说着一些话儿, 其中一个似乎话有些少, 而另一个则在她的耳边像是在讲着开心的事儿, 话少那个的则会偶尔轻轻的腼腆的笑. 心中多少有种感动, 我想偎依在一起得到的不仅仅是温暖, 更多的是有了一种陪伴的感觉, 这样即便再冷的心也会有些熔化了吧.

看到一个特蕾莎似的人, 于是便想起了这个词. 不得不敬佩昆德拉,  仅仅匆匆读过一遍的书便居然让特蕾莎这么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记忆之中.

特蕾莎的出场时发着高烧, 而托马斯陪伴着她 — 孤身一人来到一个只认识一人的城市, 而这个时候自己却还生了病, 发着烧, 身体是如此的虚弱却又孤立无助, 这一切对于身材不大, 内心即便很坚强的她来讲最需要的也还是有人陪伴(这里包括身体/精神上的).

之后的她每天晚上都做着噩梦, 梦中的一切都让她如此绝望, 她感觉这个男人离她越来越远, 而她最终将要失去他, 于是她从梦中尖叫着惊醒, – 还好, 手还握在男人的手中, 于是她凝望男人片刻, 再又安然入睡.

================十分华丽的跑题万里的分隔线=====================================

每个人都有一个需要陪伴的孤独的灵魂, 不管你是否承认也好. 曾经试着想过自己是不是能够一个人轻松快乐的过活, 这里轻松快乐的过活指的是不需要通过外界的因素来得到的快乐, 像周末不用为了打发时间而出去闲逛之类的事情, 一个人的快乐的生活应该是一种自给自足式的精神愉悦, 它不会因为外界的事物而变好或变坏, 因为它本来就没有快乐或不快乐的状态, 它应该是一种身心和谐但又不能用心情很好来形容的状态, 不过当然最后的结论是自己的精神境界还没有如此之高:P

February 4th, 2009回忆

春节在家的时候, 和家人一起坐在公车上去县城里玩, 就在等车的时候, 上来了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 看了他第一眼后就有种很眼熟的感觉, 在哪里见过呢? 许久, 一个名字总于出现在了脑海里, 只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比较老成, 有些发福的样子和以前差别太大.

他是我初三的一个朋友, 想想也有十年多了吧.

初三的那个时候, 我个子比较矮, 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小屁孩一个, 而且当时学校里排座位都是按成绩排的, 所以我就一直被关照的放在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 而他呢, 是位复读生, 而且是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的那种, 他的成绩很差, 看他平时也很用功的, 可是考试排名却基本是倒数:) 一般情况下我们这种好学生是不怎么会和后排的人打交道的, 何况他还是复读生.

不过这位兄弟有几点比较有意思, 一是他的嗓音比较特别, 沙沙的, 有点哑, 然后他在课间还经常很屌的把腿放在课桌上看书(貌似小说据多). 另外他年龄好像比我们当时要大个好几岁(这是从我们以后的聊天中得出的). 当时我小屁孩就感觉这哥们真有气派, 就产生了结识的想法, 于是便在课后啊啥的时候去找他聊天.

我们之间的聊天一般是问答型的, 我就像个特别无知的小孩(那时候管的严, 没机会看小说啥的), 问他武功啊, 气功啊, 然后还有小说上的人物啊之类的东西, 他倒是都会很耐心的回答我的问题, 再加上我偶尔再会拍马屁似的恭维一下他的广博见识, 所以谈话一般都在很愉快的过程中进行. 甚至有段时间俺们连回家都一起回, 在路上也聊这些东西, 聊到酣处他还会示范一些招数给我, 记得还有一次他在校门口牛B哄哄的示范了单手双指做俯卧撑, 直接把我这个正常情况下连一个也做的不像样子的弱人给震住了.

当时我记得配副眼镜是要很贵的, 怎么也得几十块钱, 在听他讲他的那幅眼镜才花了几块钱就买到了时, 我就很惊讶的问他是如何做到的, 当他告诉我是走街串巷的小贩卖的后(玻璃镜片) 我感觉很神奇的还问了他是什么样子的小贩, 怎么小贩还会卖眼镜之类的问题……

乱七八糟的回忆一下, 只不过是因为见到一故人.

其实我们自从初中毕业后就没有联系过, 看样子他应该已经成家了吧, 正带着东西要去走亲戚, 他似乎并没有认出我, 于是我也没有和他打招呼.

再后来, 我就把这点事情记了下来.


© 2007 pangwa's Blog | iKon Wordpress Theme by Windows Vista Administr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