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th, 2009见闻(一)

上周的事情, 放在手机里一周了, 今天搞出来.

周末的时候阳光不错, 于是午后沿着大道走了起来. 我说的事就是这次的见闻.

路上一位妈妈带着八九岁大的儿子走在路上, 小孩子走的很慢, 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你能不能给我快点走啊?!”小孩子听了, 一顿, 接着便气势汹汹地对妈妈讲:”等一下!”, 说完便把手里拿的玩具塞到妈妈的手里, 接着便摆出奥特曼的造型来, 特正义的大叫了一声:”奥特曼, 变形!!!”, 然后便伸着脖子往前一颠一颠的飞奔而去了, 在走着的我便听那妈妈声音:”你个小家伙, 给我慢点儿!~~~”

November 28th, 2009失控

今天的情绪有些失控, 一直处于莫名的愤怒状态中, 难以控制. 我努力的告诉自己要克制, 要冷静, 我尝试了做深呼吸, 可是我内心的躁动仍然无法平静.

如果非要给它找个借口的话, 那大概可能是因为最近吃的一些药物的副作用吧. 并且今天还起的很早, 据说睡眠不足的话容易导致情绪暴躁,姑且作为一个借口来.

生活不可能活在借口中, 所以还是要深刻的检讨一下导致它的原因:

这次的失控是长时间以来积攒的负面情绪的一个爆发, 虽然自己会通过一些渠道来宣泄这种情绪, 例如会向朋友们抱怨, 倾诉等. 不过看来这些都没有治本, 宣泄虽然会得到暂时的轻松并且感觉好些, 只不过种子还在这里并且它还在不停的成长. 这些情绪的多半产生自工作 — 或许我可以做的更好, 我可以找出更好的沟通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 但是显然我没有这么做, 我采用了小特曾提起的”驼鸟算法”- 即把头埋在沙堆里, 不理不问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并且期望一些就这样过去. 这样就导致了实际矛盾在自己这里并没有减少, 只过把它压抑了起来. 再究其原因, 为什么会采用驼鸟战术, 这在很大程度上这应该归咎于自己已经产生了退出的想法, 既然有了退出的想法, 那么做事情时在潜意识里便有了一个消极的情绪来应对, 至少在很大程度上有了得过且过的想法, 这些消极的情绪像毒素一样, 让自己对工作的积极性一点点消失. 有些失败的说.

如果再追究的话, 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让自己喜欢上这份工作, 正如面对一个自己没有一点兴趣的女人一样, 提不起半点兴致 –当然有一些方法可以让我们克服这个困难, 例如把灯关了. 在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时间里, 自己想了很多次同样的问题, 我的本性是什么, 我倒底喜欢什么, 我倒底在追求什么. 这对我都是些很难的问题, 想了很多次, 只是还没有答案.

如果再要挖掘更深层次的猥琐的话, 那应该是自己多少有些有恃无恐吧, 我相信如果我除了这份工作之外再也找不到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的话, 我一定会像一条狗一样的努力工作(—The Beatles: A hard Day’s night).

当然说倒底我还是一个大好青年, 我爱美好的阳光, 喜欢光明的天气, 我喜欢绿草地,  我爱美好的东西, 我憎恶丑恶的事物.

另外, 发现最近有些娘们化的趋势, 成天叽叽歪歪的, 一点小事也忍不了. Orz一下自己.

再另外, 虽然在自己的日历里定了每两周一次的自己总结的时间并且到时间还会发短信通知自己, 但我还是已经错过了两次 — 没有借口, 都是自己的惰性造成的, 怒斥一下自己的这种行径.

November 24th, 2009progress on login

这里是指在linux下, 在我们的环境中由于在登录系统的时候需要比较久的时候(5-15秒), 在那里看着不动的屏幕总归会有些不爽, 于是便写了一个小小的进度条来.
首先呢, 我们先完成一个画一个转圈的直线的程序来(其实就是轮流打印”-\|-/”这几个字符, 它每转完一圈后会打印一个加号.) — 当然每次打印要有一个间隔, 不然会很快, 这个时间间隔我们能过程序参数来传递.

#! /bin/bash
count=0
#c is the array for the characters we'll print
c[0]='-\b' 
c[1]='\\\b'
c[2]='|\b'
c[3]='/\b'
c[4]='-\b'
c[5]='+'

while true
do
     let "count = $count %6"
     echo -n -e "${c[$count]}"
     sleep $1  #sleep sometime to continue....
     let "count = $count + 1"
done

在上面我们使用了echo 的两个参数, -n 是让它不打印一个多余的换行, -e让它解释转义字符, 而\b则是退格符.
好的, 下面就保存这个脚本并让它可执行(chmod +x ), 这里我把它命名为~/bin/timedot, 能过执行 ./timedot 0.2 来看一下效果吧. (请确定你的sleep程序可以接受小数形式的参数).

嗯, 看上去不错, 好的, 让我们把它加入到启动脚本里, 基本思路是把它作为一个后台程序运行.

~/bin/timedot 0.2&
timedotPID=$! #$! 是bash的内置变量, 它保存最后一个后台进行的pid.
...... #把你的很慢的代码放在这里.

kill $timedotPID  #杀掉打印进度条的进程.

好了, 试一下, 嗯, 似乎工作的还不错. 不过似乎有一个问题: 在每次启动的时候你都会看到一个类似下面的消息:

[1234]-  Terminated                 ~/bin/timedot 0.2&

之所以会有这行消息是因为你在后台运行一个程序的时候, bash会关注所有属于它的后台进程的状态, 并在后台进程结束后通知前台程序某个程序已经死掉啦(或者是已经完成了), 不过毫无疑问我们不希望看到关于timedot的通知消息(太丑陋了), 于是我们可以通过disown 命令来让bash放弃对timedot的管理.

好, 在这里似乎一切都很完美了, 不过假如你在一次登录的时候, 实在忍受不了长时间的等待了, 于是你按下了ctrl+c来中止当前的初始化脚本, 然后你就会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你会发现在你打字的时候总是会有”|/|-+”这几个字符蹦出来 —- 而这是因为你的ctrl+c虽然中止了你的初始化脚本, 但它却没有中此我们的这个后台进行的进度条进程. 好吧, 让我们修好它:

~/bin/timedot 0.2& 
timedotPID=$! #$! 是bash的内置变量, 它保存最后一个后台进行的pid.
my_control_c()
{
     kill $timedotPID #杀死后台进程<br />
     trap SIGINT  #重置SIGINT, 
}
trap my_control_c SIGINT   #我们设置一个control+c的钩子, 当用户按下control+c的时候会调用我们的my_control_c函数
...... #把你的很慢的代码放在这里.

kill $timedotPID  #杀掉打印进度条的进程.
trap SIGINT #重置SIGINT为默认值. 

这里使用了trap命令来设置ctrl+c的钩子, 这样每次要中止初始化脚本的时候就会调用我们自己的函数, 而它会杀掉后台进度条进程, 当然不要忘记重置钩子, 我们不需要再以后用到它了.

November 24th, 2009一件小事

  今天去上班的时候我在地铁两个车厢接口的走道上站着, 在中途上来了两个中年夫妻, 带了一大包东西, 女人抱着一个还在包裹中的孩子, 看样子应该是从农村来的, 他们就在我的旁边不远处站着, 在车要开的时候, 男人从女人手中要过孩子, 示意女人车开了不稳, 让她扶好栏杆, 于是女人把孩子给男人, 一只手扶在栏杆上一只手扶着那个男人. 在走了两站路后, 越想越不对:我想我应该走过去对男人讲:”嘿, 师傅, 咱们可以挪个地方, 去那边找个座位坐, 这么远您抱着孩子还是挺累的”. 再然后我就可以带着他到中间的走道上请人给他让个座. — 当然这只是想想, 事实上我什么也没有做, 因为我羞于这样.

  在后半程的地铁中什么也没有做的我一直在对自己的无所作为而感到愧疚, 虽然这种无所作为并没有对别人造成损害 — 仅仅是让那位抱着孩子的男人多累了一会, 不过将心比心地想, 如果我的亲人在外面我当然希望他能得到温暧的待遇, 而不是漠不关心的无所作为, 也会有人对辛苦抱孩子一路的他感到心疼吧.  –想到这我更加内疚了.

  在下了地铁之后会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步行到公司, 于是我在路上继续想这个问题, 不得不承认我在之前的叙述中漏掉了重要的一点: 这个男人看上去比较面善. 这儿的面善是指他看上去比较忠厚善良. 而我之所以说这一点十分重要是因为假如在刚才的场景中的男人是一位面容丑陃, 面相令人憎恶的人, 我不知道在前面装善良的我还会不会继续大发”善心”. 对于这一问题的无法确定让我对自己的所谓善良无地自容, 毫无疑问我的善心更大程度上是只会对一些”合格”的人才会产生的 — 只它只会对一个群体产生, 而对另外的一个群体则不,  这明显是一种十分狭隘意义上的善, 即使当年日本人对我国民进行屠杀的时候, 他们也会表示出对自己国人的善意, 那他们倒底是罪恶的还是善良的呢? 而我呢? 可见我在前面产生的所谓善良的想法是一种属于腥腥作态的伪善, 它不是真正的善(否定的定义总是容易得出), 而之前的我则毫无疑问的是一个假仁义的伪君子啊. TMD.

November 11th, 2009标记

命运的巧合, 一个是你的一半, 一个是另外一半。

YellowSubmarine

昨天晚上不到九点就困的受不了了, 于是便躺到床上打开披头士的歌来听. 刚听了几句便禁不住赞到:”还是披头士的歌让人感到年轻呐” — 歌里满是热情.

等到从昏睡中醒来已经是四十分钟之后, 耳边响着的便是这首黄色潜水艇了. 歌很安详, 安详的让俺心中充满感动, 似乎眼前便随着黄色的潜水艇到了一个平和美好的世界. 

*Paul说,这只是儿童歌曲,就像一般儿歌的歌词一样,没有深层的含义。且不说他对儿歌的评价是否公正,但仅从这首歌看,歌曲实际上再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尽管歌曲中从未提到过“童年”这个词,但歌词中塑造了一个没有争执和纠纷的世界,这里几乎每天都是欢乐的聚会。歌曲中描写的那种对五光十色的世界的热爱,以及与朋友安逸的生活,都透露出对单纯的童年时代的怀念。甲壳虫开始感到名声的压力,John和Paul都开始怀念轻松的少年时代,不过 Paul的怀旧歌曲往往从纯真的童年视角创作,而John往往使用成年的视角表达失落的心情。

    — 摘自 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423622.htm?fr=ala0

这首歌的故事很多, 在百科里可以看到的. 另外你可以在这里听到它: http://www.songtaste.com/song/788927/

歌词在这里:

Yellow Submarine

歌手:The Beatles 专辑:《Yellow Submarine》

(Lennon/McCartney)

In the town

where I was born

Lived a man who sailed to sea

And he told

us of his life

In the land

of submarines

So we sailed

up to the sun

Till we found

the sea of green

And we lived

beneath the waves

In our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And our friends are all on board

Many more of them

live next door

And the band

begins to play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As we live

a life of ease

Everyone of us

has all we need

Sky of blue

and sea of green

In our yel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yellow submarine

在我出生的那个城镇里住着一个航海的男人

他告诉我们他在潜水艇里的生活

于是我们一直航行至天亮,直到我们找到了蔚蓝的大海

我们住在波涛下面的黄色潜水艇里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里,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里,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我们的朋友都在船上,他们大都住在我们的隔壁

乐队开始演奏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里,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里,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我们过着安逸的生活,每个人都拥有想要的东西

蓝天碧水,在黄色潜水艇里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里,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里,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里,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里,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 2007 pangwa's Blog | iKon Wordpress Theme by Windows Vista Administr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