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3rd, 2010Day 12

今天的行程不够顺利, 逆风且风较大. 状态有些低迷, 下午均速基本很低.

另外由山东进入境内, 中午吃饭的时候居然喝到羊杂汤了, 三块钱一碗, 再加上两块钱(四个)的烧饼, 不错.

进入河北第一个明显的感觉是这里(两省交界处)的工业污染很严重, 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工业气体的味道, 有些河流的颜色呈黄白色, 风一吹这个味道啊, 只好用鼻子吸气前尽量减少呼吸频率赶路了.

另外到了河北看到了好几拨放羊的人, 都是放着一群一群(15-20只)的貌似为绵山羊品种的羊. 这在山东可是没见到过的, 不过这些羊的卖相不好, 没有拍照.

今天是沙尘天气, 被风吹了一身土, 本来还挺干净的衣服这下都废了.

住的宾馆很便宜, 标间60, 包早晚餐, 当然饭都是比较差的品种了. 看到了很多驴肉的店子, 进去吃了个驴肉火烧(就是驴肉肉夹馍), 挺香的.

今日行程130.8km, 最快即时速度23.2km/h, 均速16km/h, 途经临邑,宁津县, 南皮县,泊头.

距离北京还有二百来公里了, 这两天已经开始进京倒计时了!

March 22nd, 2010Day 11

今天的行程基本算是一帆风顺, 除了刚开始一小时的小上坡后, 其余时间便是长下坡+微顺风的路了, 骑着基本不怎么用力.

由于天和的原因, 我们把原本定到济南的行程增加到了临邑, 遗憾的是只经过了趵突泉, 没有时间进去观上一观.

在路上看到了对面相反方向骑来的朋友们, 俺们友好的冲他们招手打了招呼, 然后幸灾乐祸的说:”嘿, 他们今天可真得累够呛, 看这风逆的!”

到了临邑, 找到住处, 在找住处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乌龙的事情, 我们先去的一家酒店貌似不甚正规, 去看房间的队友出来后神情不自然地告诉我貌似这里不是正经地方, 你看进出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哎! 于是只好再换了一家.

最后, 半夜时分由于被子没盖好着凉导致了胃痉挛, 以前只听说过这症状, 嘿, 果然感受不是盖的, 疼的俺说话都说不成句儿了, 还好我十分聪明地挣扎着找了点热水喝, 然后半句半句的告诉队友让帮找了点饼干吃, 好了点儿.

今日行程149.7km, 最高即时速度34.7km/h, 均速19.8km/h, 今天是我们均速和总里程最大的一天.

March 21st, 2010Day 10

鉴于昨天登山导致的过度疲劳(我们登完山吃完晚饭回到宾馆不管浑身的汗直接就趴床上就睡了起来), 以及今天非常不好的天气(沙尘暴), 决定休养一天, 明日再出发.

泰安貌似很彪悍, 遍地有卖黑车和枪支的小广告.

March 20th, 2010Day 9

今天的主要任务便是登泰山了.

天气有些阴, 怕山上会冷很多, 于是两个人便穿上了厚点的衣服, 吃了早饭便出发了. 由于住的地方距离泰山红门不太远, 于是我们选择了步行到达山下.

在进门前看到了小贩在叫卖登山杖, 最便的是用竹子做的居然才两块, 于是便每人买了一根登山杖, 毕竟在网上看的攻略讲登到山顶需要3-4个小时呢.

从山下到售票处还有一段距离, 走到售票点花125元购买了门票, 开始正式登山了.

天气还是阴阴的, 空气稍微有些潮湿, 刚开始也就是看看山路边上的风景, 山石啊之类的, 一路来到中天门, 拍影留念后继续前行. 另外考虑到前几天骑车有可能导致的体力不足问题, 我们每人来了一瓶红牛, 倍儿有精神.

山上的寺庙挺多, 有泰山奶奶, 财神等, 这里要提一下泰山奶奶这位, 往往民间求子便是向泰山奶奶求子求孙, 很多地方都有供奉, 至于准还是不准就不是咱能说道地了.

不得不说泰山上的题字可真多啊, 各朝的文人骚客都留下不少字来, 一路上满上题字, 这位来一句, 那位来一赋, 于是在休息时候也会辨认一下这些字来.

从中天门往上, 在过了中天门不久, 天气便稍微好了一些, 太阳偶尔有从云层里出来的时候, 于是我们远远地便看到了山顶处的一处美景, 当时不知道是山顶的什么地方, 那地方树木不多, 正在太阳从云层里出来时, 照耀在这山顶这一块地方时, 此处呈十分辉煌的景象, 黄灿灿的发着光, 看上去十分绚烂, 两个人就这样每一次被太震撼了, 只是我试图用相机记录下这美景时总是取不好景, 无奈摄影技术太差.

过了中天门再往前便有雲步梯, 再走便到了海拔一千米处的台阶, 继续往前泰山真正的美景开始了.

十八盘, 形容山路曲折险要, 楼梯相对前面的山路要陡了不少, 在十八盘底的某些角度可以遥望到南天门, 看上去就像山路是垂直上去的一样. 在爬十八盘的时候身体明显感觉到比原来要累了很多, 原来可以走上十来分钟一休息, 现在则是走上五分钟不到就要休息一下了. 艰苦的登上了十八盘到达南天门, 回头看看下面的路和山色, 啥也不说了, 那就是美啊.

南天门稍往前有一观云台, 可以看到部分景色, 看远方众山在脚下, 薄薄云雾缭绕, 心中除了赞叹已经没了其他想法了. 在南天门观看美景后, 便前往玉皇峰, 往玉皇峰的路十分好走, 基本不用怎么登高, 于是两人边走边看, 一路从不同角度看不同山色, 震撼一波接着一波, 美不胜收, 口中则是不住声的赞叹. 此时天公也作了美, 太阳亮亮的出来了, 天空也变得蓝蓝的, 只有片片白云在, 由于有了太阳, 山顶的温度可以算得上暖和, 我们穿的厚衣服倒是多余的了.

到了玉皇顶山顶最高点处后, 便在周围山峰处观赏起山色美景来了. 俊美山色从各处各个角度看都有不同的美, 只看得咱们心情大爽, 有诗为证:

                     望 岳 
                                   杜甫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下午两点多便开始下山, 一路无话.

另外上山我们大概有了四个小时稍多, 速度算是快的, 下山大概用了两个半小时. 仅作参考. 再另外四个半小时的登山和125的门票可真是值得的, 考虑过上几年再来一次.

相关图片:

最后, 貌似有些朋友看不到大图片了, 这不怪我, 只怪The Great Fucking Wall又封了部分flickr的站点, 可以参考下面的网址试试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23d6f60100gf7m.html

March 19th, 2010Day 8

昨天的艰苦行程为今天的行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而且昨天预计今天还会遇到的上坡逆风情形也没有发生, 所以今天的行程很轻松, 不到下午两点就走完了71公里多的路程, 来到了泰安市.

于是便开始打了宾馆, 貌似泰安的经济不怎么发达, 所以宾馆相对都比较便宜, 这不我们住进了一个名为”鲁科88”的商务酒店. 里面条件不错, 干净整洁, 有宽带, 条件算是中上等的了.  而且更好的是还有自助早餐!

安排好住宿后, 便出去找了个理发店把头发理了, 嗯, 过了整月, 可以理发了. 之后便逛了逛菜市买了些吃的回来, 今天得多吃点, 回点蓝, 明天好登泰山啊!

March 18th, 2010Day 7

今天是爬坡+逆风的一天.

遇到一个大坡不算郁闷, 郁闷的是爬上了坡后面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坡, 不过这还不是最郁闷的, 最郁闷的是这样的坡让你爬了一天!

另外今天队友的车杯具了, 他的车胎爆了, 嗯, 是我发现的, 是这样发现的: 在上坡的时候我发现我可以很轻松的跟在队友的后面了, 而且似乎我还可以很轻松的超过他去—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 以前每次上坡我都会被他拉下很远! 对于今天的异常情况我当然不会认为是自己的体能上来了, 于是便从后面开始观察起队友的车子来了, 看了看后胎似乎有点扁, 再观察了一会儿, 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看法, 于是马上叫队友下来看看车胎, 果然是没气儿了. 不过队友的表情有点奇怪, 还笑呵呵的, 似乎没有太郁闷的样子, 让我很好奇啊, 于是问之, 答曰:”正听小说听的起劲儿, 没有感觉到轮胎爆了, 呵呵!” ….

于是换上备胎, 继续骑, 可是队友还是骑在我身后, 速度似乎还是上不来, 今儿可真有点诡异啊, 于是停下来问队友咋的了, 被告之换上备胎后感觉车子变沉了很多, 可是没找到毛病,于是再慢慢骑了骑, 我跟在后面观察车子, 把所有想到的地方想了个遍, 最后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 后刹车在磨外胎, 已经把他的外胎给深深的磨出了一个黑亮的印子! 于是立马停下调整后刹车, 调整好后, 试着转了转轮子, 似乎转的还不怎么流畅, 于是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今天换胎的时候动过轴承, 有可能是轴承的问题, 于是他试着松了松轴承, 果然情况好了很多.

队友用mp3听故事启发了我(用他的话讲那是听歌没劲儿!), 于是我打算下点评书啊, 戏啊来听听, 今天晚上找到了评书杨家将, 下来, 明天拷到ipod里听!

另外中午吃饭的时候买了两块钱的煎饼作为干粮, 因为我们的面包已经吃光了, 发现煎饼作为干粮还真不错, 价格便宜量又足, 而且禁嚼啊!

嗯, 今天由临沂到蒙阴, 然后到新泰, 走了125.54km, 均速14.2km/h, 走的时候很长, 十分的累, 不过今天多走的路程会给明天省下, 这样明天到泰安就会省不少力气, 可以稍微休整一下准备登泰山了!


© 2007 pangwa's Blog | iKon Wordpress Theme by Windows Vista Administr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