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可以飞了.

距离上次飞行的记忆比较遥远了, 对于再次能够飞行的身体稍微有些陌生, 所以我还是先试着熟悉这飘在半空中的身体, 我调整着与地面的距离, 让它保持在距地面大概三米左右, 这样不至于离地面太近, 而且万一摔到地面下来也不会摔的很惨.

我非常喜欢起伏的地面, 因为在冲下坡的时候, 身体的速度会因为坡度变陡而加快了起来, 在上坡的时候忽然改变飞行方向而带来的速度的变化的感觉也非常刺激. 当然在平地飞行的时候我也可以稍微试着向地面俯冲, 这样会让速度增加不少, 但是这就会很快就触着地面, 不得不很快再向上飞上一段距离.

但让我感觉稍微有些危险的是后面紧紧跟着我跑在后面的那个臭道士和他带着的小道童, 这道士身穿青色布衣, 束着古典的长发, 长须飘飘, 由于我飞的速度有些快, 所以回头时看不太清楚他长的什么相貌. 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产生这么大的杀气,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位长相凶恶的人, 那个小道童长什么样子我也没有看清楚, 但是想到他能跟上这道士来追我, 想来也是有些功夫的. 但这些已经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在追我, 而我感到了杀气, 所以我当然不能让他们抓到我. 于是我加快了速度飞了起来.  我在下坡的时候急速下冲, 在平地的时候飞的更高了些, 这样就不怕那臭道士跳起来抓到我的衣服.

其实我更想知道为什么这道士会对我产生杀气, 我记不起来我在哪里得罪过他, 对于我来讲, 我没有对他的仇恨, 理应他也不会对我仇恨才对. 可这是哪里出了错, 让他无有故对我产生了仇恨呢? 我有些怀疑我是不是丢失了一些记忆, 因为我记不起我们之间的这些因果, 而且可以证实我丢失了一些记忆的是我发现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飞, 而且我似乎有些记得我原来曾经也会飞过, 但是在什么时候会飞我也不记得了.

假使我们没有仇恨的话, 那我估计他追着我一定是因为我拿了一样对他很重要的东西, 可是现在我的身上似乎什么也没有, 他会追我要些什么呢? 难道是在追我要飞行的秘诀吗? 而这我一定不能给他, 一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个秘诀是什么, 另外我有一个隐约的直觉便是如果我告诉了他这个秘诀我就会失去飞行的能力. 所以我只能快快的飞啊飞啊.

我不敢叫喊, 因为我想我拿的东西一定是件十分牛X的东西, 如果我大叫的话, 只会引来更多的追杀者, 为了保险起见, 我只能闭着嘴快快的飞啊.

但是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眼看就要抓到我了, 逃无可逃, 一种无力的感觉充满了全身.

于是我争开了眼睛, 看了看渐亮的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