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0th, 2011迁徙的时代

远古的时代, 有一群远古人类聚居在一起, 这里食物充足, 野兽少见, 多数人安然的居住在这里, 只有其中一小拨人, 与生俱来的好奇感让他们对山的那一边充满了遐想, 这边的生活终于无法再满足他们, 某一天, 他们开始尝试翻过山, 到达了那一边. 于是第一次迁徙发生了.

当然, 第一次的人类的迁徙或许根本就没这么美好, 许是突如其来的坏气候逼得人类寻找下一个适合居住的地点, 过程当然艰难, 死伤难免.

迁徙的人们对原本居住的地方称为故乡. 他们偶尔会怀念故乡的风景和时光. 他们也会给年轻的一代讲述在故乡发生的故事.有些故事辈辈流传, 而更多的则随着时光消散了.

第一次有迁徙这个概念大约是在小时候, 晚饭时听父母讨论举家搬到东北的设想, 父亲说去了东北可以承包好大一块田地, 收成好的话, 可以多赚不少钱. 那个时候, 父母说到东北充满了希望. 而那个时候的我对东北没有什么想法, 只知道离家里很远很远, 至于搬到东北, 我更担心的是去了之后还会不会再回到这里, 我成长的地方, 毕竟还有很多玩伴儿在.

不过最后, 家没搬成, 我还生生长在家乡, 直到大学.

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关于东北的讨论影响了我选择大学的决定, 那个时候我最想的是就是去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 然后再想了想, 于是选择了东北, 第一志愿, 第二志愿, 第三志愿就这样全填上了东北的学校. 或许这是第一次自己选择了命运的走向, 或许这本就是冥冥中注定的.

再后来毕业, 来到上海, 实习, 工作. 换工作, 然后去年离职, 去北京暂留了几个月, 可是最后因为总总原因再次回到上海继续工作. 回想起这几年, 真不知道有几分是由得自己选择的.或许是老天给了我们一个选择题, 可惜看上去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 其他的要么是荒诞不经, 要么是以我们的人生经历来看绝对是错误的, 于是聪明的我们就聪明地选择了那个正确答案. 只是有些时候私下里会想, 如果, 仅仅是如果, 我们选择了2B, 那么结果会是什么.

扯远了, 其实想到这个题目的时候, 是想到了朋友们, 很多人的父辈是从其他的地方移居而来, 而现在的他们也各自换到了新的城市, 或许几十年后, 我们的子辈也会再去到另外一个城市,  于是我们每个人都完成了一个人的迁徙 —刚开始还对这多少有些伤感, 为什么我们要离开我们熟知的土地, 去一个崭新的地方, 为什么我们要离开我们的亲友, 去换一个新的城市, 这些个问题在有关东北的讨论的时候就已经在自己脑子里浮现, 真是小孩子的想法. 其实每个人的迁徙对于参与其中的本人来说何尝不是史诗般的壮阔. 这或许根本就与时代无关,初想到标题的时候还以为是时代造成的, 现在想想, 这或许是人类的天性本就是这样, 为了更美好的生活, 为了希望, 我们选择了这样.

无论如何, 祝愿大家都找到安身立命之所.

November 24th, 2009一件小事

  今天去上班的时候我在地铁两个车厢接口的走道上站着, 在中途上来了两个中年夫妻, 带了一大包东西, 女人抱着一个还在包裹中的孩子, 看样子应该是从农村来的, 他们就在我的旁边不远处站着, 在车要开的时候, 男人从女人手中要过孩子, 示意女人车开了不稳, 让她扶好栏杆, 于是女人把孩子给男人, 一只手扶在栏杆上一只手扶着那个男人. 在走了两站路后, 越想越不对:我想我应该走过去对男人讲:”嘿, 师傅, 咱们可以挪个地方, 去那边找个座位坐, 这么远您抱着孩子还是挺累的”. 再然后我就可以带着他到中间的走道上请人给他让个座. — 当然这只是想想, 事实上我什么也没有做, 因为我羞于这样.

  在后半程的地铁中什么也没有做的我一直在对自己的无所作为而感到愧疚, 虽然这种无所作为并没有对别人造成损害 — 仅仅是让那位抱着孩子的男人多累了一会, 不过将心比心地想, 如果我的亲人在外面我当然希望他能得到温暧的待遇, 而不是漠不关心的无所作为, 也会有人对辛苦抱孩子一路的他感到心疼吧.  –想到这我更加内疚了.

  在下了地铁之后会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步行到公司, 于是我在路上继续想这个问题, 不得不承认我在之前的叙述中漏掉了重要的一点: 这个男人看上去比较面善. 这儿的面善是指他看上去比较忠厚善良. 而我之所以说这一点十分重要是因为假如在刚才的场景中的男人是一位面容丑陃, 面相令人憎恶的人, 我不知道在前面装善良的我还会不会继续大发”善心”. 对于这一问题的无法确定让我对自己的所谓善良无地自容, 毫无疑问我的善心更大程度上是只会对一些”合格”的人才会产生的 — 只它只会对一个群体产生, 而对另外的一个群体则不,  这明显是一种十分狭隘意义上的善, 即使当年日本人对我国民进行屠杀的时候, 他们也会表示出对自己国人的善意, 那他们倒底是罪恶的还是善良的呢? 而我呢? 可见我在前面产生的所谓善良的想法是一种属于腥腥作态的伪善, 它不是真正的善(否定的定义总是容易得出), 而之前的我则毫无疑问的是一个假仁义的伪君子啊. TMD.

October 11th, 2009嗯, 哼?

  1. 这是一篇”闲的蛋疼式思考”的结果
  2. 嗯, 哼 为带三个表blog中的常用语气助词.个人理解为第一个为轻声, 第二个人升调.

最近一年是在迷茫中徘徊的一年: 生活在一片迷离之中, 做任何事情都没有目标, 抱怨生活, 可是我却什么也不做. 

— “统一的思想最美” (引自别处)

所有的这一切, 追起根底来, 大概就算是失去了行为的目标: 比如我认为只要把事情做好,我就能赚到钱, 这样我就能不愁吃穿并能娶上漂亮的媳妇, 住上好的房子,  或者我只要把事情做好, 那我就会为公司的成长贡献一份力量, 并且我能从这里面得到个人的成就感, 再或者我认为如何我努力奋斗, 不论是在国企还是在外企又或者是事业单位, 我的所有的努力都是在为共产主义事业添砖加瓦 — 只要我能满足于这几点中的任何一种想法, 我都会起劲的干活并且满心快乐, 这样我也就不会迷茫了. 这说明被洗脑其实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呐.

但是我感到了迷茫. 结合上面的论述, 可以得出我一定没有满足上面的几点中的任何一个想法, 当然, 好好工作能让我不愁吃穿并且能娶上一个美丽的媳妇并住上好的房子, 并且我还能为公司的成长做出巨大的贡献, 与此同时我还可以为共产主义事业添砖加瓦, 但我不认为这些就是努力/活着的意义. 人总是要有些追求的. 否定一件概念的好处在于你不必提出一个新的概念: 凭空想出一个新的东西来的要远远难于否定一个已有的事物. 因此我能很容易地否定了我会满足于前面的几个念头的想法, 却想不出什么样的成就能够让我满足.

所以现在的我处在了这样一个状态:否定了一切已有目的有意义性, 而且没有找到有意义的目标 — 就像一个无头的苍蝇一样找不到任何方向.

于是针对现在的自己在纸上写下来几个问题(及部分答案)给自己:

我为什么而活着?
我为什么而工作?

我的人生目标?

  — 我要有个孩子 (在什么年龄有?)
  — 并养活他教育他

这些问题每个人都会问过自己很多遍, 我也是, 不过每次问自己的结果都是想了半天没有结果, 然后就去郁闷的睡觉

,等醒来时便把一切忘掉, 继续迷茫. 为了方便自己能把这些问题想个明白, 按优先级顺序排了一下. 第一个便是活着的目的了: 正如文章贵在立意一样, 老天既然生我在世上, 那就一定不是让我吃了睡睡了吃, 也不是让我浑浑噩噩的做事情挣些饭钱了此一生, 天生我才必有用, 作为一个活物我一定会有一个活物的”用”, 人活着一定不是为了简单的繁衍子孙 — 假如只是让人一代接一代地无两样的活下去, 这和死了又有什么不同? 所以首要目标便是找到存活的意义.

找到目的之后应该就要为了这个目的奋斗了吧.

最后就是树立人生目标 — 我死之前要做到哪些事情, 现在看来做个伟大的科学家是无望了…… 鉴于前两个问题都还没有想出来, 所以只是把脑袋里最先蹦出来的想法写了下来: 放牛娃还是需要培养小放牛娃. 看到这暂时仅有的两个人生目标后, 我面红过耳羞愧难当.

 

题外: 在网上搜如何脱离迷茫的状态得到一篇文章讲脱离迷茫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有足够的思考, 于是再次羞愧地发现自己很久都没有好好的思考过.我要摆脱网络yy小说的泥沼 — 它们会让你陷入其中, 被其麻木并占用你的所有, 让你失去思考的时间和动力.

October 9th, 2008思维的乐趣

最早看到到”思维的乐趣”一词, 好像是从王二的书里看到的, 意思很易懂, 思维即思考所带来的乐趣, 当时确实也从他的文章中感受到了思维的论辩所带来的以前没有体会到的巨大的快乐, 只是现在又产生了疑问.

在这次的十一旅行的去程, 读完了《当下的力量》一书. 有些东西还是想不明白 — 于是在这里便知道自己已经错了: 书中反复强调人们都被自己的大脑/思维控制了, 其实大脑/思维并不是你的全部. 事实上是有一个超脱了思维而又永恒的存在, 但是我们很少有人能感受到这个存在, 而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在被无意识的思维所控制着, 我们所感受的欢乐/痛苦都源于无意识的思维, 当无意识的思维控制了我们的情绪, 于是便产生了喜怒哀乐.

书中又提到当你感受到了这种超脱于思维而又永恒的存在后, 你会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超脱了思维所能理解的欢乐. 而我们要达到这种境界, 就要首先学会控制自己的思维, 并能有意识的减少无必要的思维活动(每个人都会有无思维的状态, 只是大家没有意识到而已), 当控制了思维之后, 你便会观察到思维是如何产生的, 是如何进行的, 以及它是如何控制你的情绪的. 到了这个时候你的情绪便不会再受到思维的控制.

只是这样会不会让我们也失去思维带来的乐趣呢? 正如与朋友相聚, 我们能感受到在一起的愉悦, 有很多这种愉悦是因为我们会想到过去经历的美妙的时光, 如果要把控制思维, 那这样是不是我们连这种愉悦都体会不到? 当然这里也会有一个好处—-我们会有意识的控制思维, 从而消除一些分离时的负面情绪. 但是, 当控制了思维之后, 是不是这样我们就享受不到之前相聚的愉悦了呢? 心中有些舍不得放弃这种愉悦, 舍不得, 想到这里—很明显这时自己又走上了岔路, 这只不过是思维在做垂死挣扎, 让我产生不能放弃它(即思维)的想法.

另外那种超脱了思维的愉悦是什么样的? 这是个用思维无法理解的东西, 所以暂时还理解不了. 正如一个没有真正思考过的人不会体会到思维的乐趣一样, 体会不到这超脱了思维而又永恒的存在的人也不会体会到这更高层次的快乐.

最后, 记忆力很差, 书刚看完没几天, 里面的内容基本全都忘了.

January 13th, 2008印象

脑袋中闪过这个词的时候, 紧接着出现的便是莫奈的”日出·印象”这幅画, 实际上这幅画倒底是什么样子, 确已无法回忆的太清楚, 只是隐约的记得在高中的某次课上, 听到过这幅画.

在黑暗中思考的好处便是: 没有什么可以打扰你 — 就连那光线也被黑暗悄悄的吞噬. 于是自己便在睡梦前开始的若干分钟里开始想象, 纯净的想象, 自己印象中的那个日出: 在一个不太高的山上, 可以望得到近处的海, 画面的主色调一定不能太明亮, 没有太多阳光的颜色, 色调应该是稍微有些冷的味道, 我想, 或许应该是某种暗蓝色或是暗青色 — 毕竟整个画面中海面要占很大一块, 至于太阳的样子, 应该是稍微有些朦胧, 带着点暗红的颜色, 它还应该稍微有点大, 矮矮的浮在水面上. 现在忽然想到, 画面里是不是需要出现刚才提到的山呢, 或许应该把它移掉, 不然有些太突兀. 另外画面应该还要稍微有点不清晰的感觉, 因为我现在的思想就不够清晰, 因为马上就要睡着了. 再最后, 整个画的大小不能太大, 小小的一块地方, 因为这里的元素不足以撑满一块大的画布. 嗯, 很好.

刚在网上找了一下莫奈的”日出·印象”, 发现了一些熟悉的颜色.

昨晚脑袋中经过的还有”良家妇女”一词, 写在这里, 以防忘记. 相信一切意识的活动都与思想状态有关,要做的只是让意识跟着思想的节奏狂欢.

January 12th, 2008感觉

总有些感觉是淡淡的

说不上是不是喜欢, 或许会在某个同样淡淡的时间, 有一种东西会触动你那淡淡的心, 只是仍然说不上是不是喜欢, 喜欢的只是那一刻淡淡的感觉 — 只要你愿意, 就可以一不留神的陷了进去.

这样的时候是不是需要一杯同样淡淡的水放在手边?

在清醒的时候还是要大脑保持运动的状态, 不然怕惯坏了它, 所以需要多想些问题给它.

但有些时候做事情是不能思考思考再思考的, 因为当掺入了过多思考的时候, 你会发现, 你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得不改变你原来的打算, 即使主意本来就不是错的. oh, god, 我已经思考过多了.

从下周起, 08年的所有计划就要开始认真的执行了, 不得再找任何借口和托辞, 加强自己的执行力…


© 2007 pangwa's Blog | iKon Wordpress Theme by Windows Vista Administration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