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过的很空虚, 所以没啥要说的…

  只是上周溜冰时摔了一跤, 负伤. 溜冰活动因此也暂停了几天.

  某日早晨, 看到路边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妇人在和别人讲话, 脑子中忽然飘过一个奇怪的想法 — 那只是一个可怜的生灵, 在舞台上表演. 也许我们人人都是这样, 某处总有一双双眼睛看着我们可怜的表演着一幕幕悲喜剧?

  另外, 七夕晚上和室友去了趟淮海路, 寻思会看到美女一群, 结果淮海路异常冷清, 基本都没看到, 结果没逛完就没了继续走的激情…. 很是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