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半天. 还是洗洗睡吧.

一天和一友人打电话的时候, 心中差点就不知原因忍不住的想要歌唱出来, 在电话的时候忽然不合时宜的吼出一句不着调的歌儿了会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情啊, 如果真是那样, 我一定会被当成怪物或是神经病. 为了防止别人叫我怪物或神经病, 于是我便在电话的时候使劲压抑这歌唱的欲望—同时你还得装作正经的样子说着正经的事情, 这个感觉很是奇妙,甚至有些好笑, 我的心一直在那里嘎嘎大叫.

好奇害死猫, 在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之前需要先看清楚自己是不是一只足够聪明的猫. 当然你往往不会知道自己是不是足够聪明, 所以这才是你的愚蠢之处嘛.

今天晚睡了一个小时, 但明天定会按时起床.

前言不搭后语, 因为思维已经混乱, 大脑行将休眠, 看着这美丽的图片, 噢, 想不起你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