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一片混乱, 请假给头讲, 病了, 无法进行思考.

迷糊的坐车, 然后理发, 然后再到家. 知道睡不着, 于是便穿上冰鞋, 开往科技馆.

人不多, 大概都在工作吧. 只有三个人在那里练花样, 于是自己便在那慢慢的溜, 场子的一角有一群人在调试音响, 似乎在考虑给这块地方加上个音响吧? 音响中不时传说一些歌声, 先是几个中文欢快的歌, 再接着便是一些英文歌曲—听的不多, 所以不知道是谁的, 但听上去还不错.

热身后, 飞奔十圈, 练倒滑, 再飞奔十圈, 再练倒滑. 下午很快就这样过去了. 关节有时吱吱嘎嘎响, 上网看, 据说是坐的久的缘故.

一下午的练习有些成果: 倒滑左腿可以初在前面当作主动腿了, 正倒互转动作继昨天练的纯熟后再次得到加强, 基本算得上是平滑了, 当然难度大的动作还是没有练, 中间有几次差点摔倒, 只是差点.  另外还见到美女数枚.

一下午的物理运动, 大脑应该得到不少休息了吧.